靠我跟我哥锁了
就这么决定了

其实意难平的另一种说法可能是这样的
我还会在某一个瞬间想起你
但也只是想起你
偶尔怀念那些相互之间的蠢事
但我不再幻想
无论从前还是以后
只是有些感慨
为什么当初遇见了你
然后转身投入俗世的忙碌里

我在瞎讲些什么(…

望向他  早点转身

忘掉我   忘掉昨日曾互吻

今天依旧为经济情况发愁
以后要好好记账存钱才行
生活在逐渐变好
今天是和小刑在一起的第32天
打破了她从前谈恋爱都没有超过一个月的记录
不要想太多,不要再焦虑
过好当下
交际出现突破
玩的比较好的寝室给我送特产啦
花生酥好好吃
还有同学约我吃烧烤
学姐送了好利来
你已经19岁了,要快点长大呀
祝你每天都快乐

白宇穿军装也太帅了
今天开始搞冯庸

生活

#10.03
#解雨臣

  年轻人总将节日看得很重,却把日子看的很轻。

  解雨臣40岁,身手却还像20岁那样矫捷。他熟练地翻过院墙,掸去因为未干的雨水而黏在自己肩头的香樟叶。

  他心情好的时候总爱做一些略微出格的事,比如说放着好好的大门不走,偏要翻墙。

  今天也许是个特别的日子,但他更愿意一个人走走。屋里太闷,又潮,早起的时候洗手间的镜子像淋了一场牛毛雨。

  太阳不大,却也足够晒得人头顶发烫。几个女孩子撑着缝了花边的遮阳伞嬉闹着从他身边路过,尼龙布料不小心蹭在解雨臣的颧骨上,划出一道没有痕迹的痛痒。
 
  他...

我的心里荒草丛生
你一来
就开满了玫瑰

【澜巍衍生】民国AU 浮生半日闲

#冯庸x罗浮生
#短篇一发完HE保证

零。
  冯庸再见到罗浮生时,他正卧在美高美的卧室里,疼痛使他蜷在缎面的被子里,安分的像一只中了箭的野兔。

  上海滩青红帮的规矩,三刀六洞,谁都逃不掉。

  罗浮生拂掉额头上一层冷汗,声音仿佛一台久未使用的留声机。

  “汉卿。”

壹。
  张作霖在府里开了学堂,冯庸便被他老子送去和张府一帮小子们读书。他和六子玩的最好,下了课一起撒尿掐鸟的关系,甭管老子辈的明面暗里勾心斗角,两人就着几根残香就到关二爷庙里叩了头结成兄弟,后来吴先生给取字时,都给了“汉卿”二字。

  汉者泱泱华夏,卿者出卿入...

杨修贤何人?

是浪子,是酒吧夜场被拥簇的玫瑰,是碎冰啷当下一杯折着光的朗姆。

他是阿斯蒙蒂斯,只消那绯红色的舌尖舔舐那天生上翘的嘴角,你即要变成山羊跪在他脚下。

哪里有什么爱,他多看你一眼你便以为自己入了他的眼,哪知道那双眼睛里的月光灌溉了每一个曾见过它的人。

你只需晓得,有一秒,就珍惜一秒。

那些被光阴交错的场面如今一幅幅重叠在他脸上,像极了一万年前那些皎洁的月光撒在一个人脸上的样子。
“先生”
他笑意吟吟地叫我,手里拿了一杯漂着薄荷的长岛冰茶,眼睛里是不言而喻的欲望和期盼。
台上的歌手拨动吉他,刚好唱到“春风会吹绿冰封的海角天涯”。

1 / 3

© 祝十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