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卯]少年游

#友卯#
#题与文不符系列#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郭得友:
  见字如面。
  细细数来,离恶水之源分别之时已有三年。
  一月前,鱼四家的大胖小子满月。满月酒摆在你最爱去的登瀛楼。肘子上了满盆,若是你在,想必是一块也不会给别人留的。
  很遗憾你没看到那小子抓周,满桌的金银首饰胭脂粉盒,他偏偏笑咯咯地抓了鱼四哥贴身的匕首。
  也许是命运使然。
  说起来,小神婆上年与张公子喜结连理,如今怀胎已有八月,想是身子不方便,并没有来吃酒。不过听张公子说,一顿下来能就着酸梅汤吃两只烧鸡,也是应了顾影的性子了。
  再过俩个月,你便是要做舅舅的人了。顾影说,若是个男孩,也要给他留一头你那样的小辫,叫他做小小河神。
  也亏当时兰兰不在场,不然怕是要哭出来的。
  肖兰兰已坐上总编的位子。津报大大小小的事物由她打理,经常三天两头的不着家。她爸总以为是我拐了她,老到我这里寻人,可我哪里交的出人来?同他说真话却也不信,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这么些年了,兰兰似乎并没有要结婚的意思,围在她身边的好男人能绕天津卫一圈,她却看也不曾看一眼。若你得空,拖个梦给她也好,女孩子老大不小的,总该寻个好归宿。
  师父照旧会去找张神婆喝两口,有时候会捎上付队长。顾影他妈还是那样,前天和师父一起把付队长灌了个烂醉。
  后来付队长抱着树桩子睡了一宿。
  你最爱的那家煎饼果子因为老板去世,把店面盘给了别人,现在也不知道做什么营生。
  有空让鱼四打听打听,下次再跟你细讲。

  至于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有些想你。

  漕运的生意开始难做。自你走后,除却魔古道,我的事都越发困难起来,想是运气尽了,还没攒够。
  昨日我闻到东街飘着酱牛肉的味道,买了一斤想与你下酒。走到龙王庙,才突然想起你那房间已空了许久。
  这斤牛肉最后还是便宜了铁牛和泥鳅。
  桂花的时节要到了。
  不知你那边能不能闻到。

                                                                   
                                                         丁卯
 
 
 

评论(6)
热度(38)

© 叽叽鸡 | Powered by LOFTER